木中绳

发不出来的梗会放在空间日志里。3189859389

我来咨询一下。

寒风凛冽的十二月份,在这种日子里的圣诞贺文,是不是该应景地刀些啊。


想谈谈关于《流淌》。
虽然我写东西都不怎么过脑子,但毕竟是自己写出来的,总想再对她说些什么。

最初只是想发刀。
“索伦森”一再轮回,每世寻得前生记忆、继续第一位“索伦森”的爱。
我自认为这样是很悲伤的。

在补全世界观的时候,忍不住添了剧情,也就是后来的三篇番外。
“索伦森”一直是“索伦森”,这把正文中的遗憾补上了。但在“谱尼”看来,“索伦森”早已改变;她喜欢的是那个在“下界”的有血有肉的“索伦森”,而不是在“上界”这个为了力量封印记忆的“索伦森”。
而“索伦森”,他一直挂念着谱尼。不管是最初在“上界”协助“谱尼”成“神”,还是通过封印记忆以破解相关法阵,亦或是最后与“谱尼”对立:失去其他牵挂的“索伦森”,拥有的、也想保护的,只是一路陪自己走下来的“谱尼”。

我没细想过为什么“伪神”会这么迫切地想让“真神”下台。

也许,对“伪神”来说,若和平,那只是“真神”尽到了“领导者”的责任;若动荡,那便全是“真神”的错了——因为“真神”不是被“推选”出来的,他们借助天生神力而强于“伪神”,不被“伪神”从心底认可。
而“真神”所想,只是“维护秩序”;为了这更远大的目标,他们才愿意“被推翻”——“索伦森”计划性死亡后,同样孤独的“谱尼”再无牵挂;她公正,守序,强大,且是“伪神”阵营的“领导者”,便是理想的“新神”了。

也许参透“法则”而永生的“谱尼”,也会因为“伪神”的消亡与添新,而最终迎来与“真神”同样的结局。这样,她倒是能与“索伦森”相见了,能敞开心扉、接受彼此,大概也不算是什么坏结局吧。

脑了自家孩子的剧情
忍不住想写,却没精力,又不想把粗糙记录留在笔记里扎自己的心(…)
说白了其实是,“就想自己无聊时翻翻看”
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
我爱医患组(…)

罗赛可,莱克希尔。
时间点,“冥河”将“邪灵”逼出基地,“邪灵”各成员分组逃离,其中拜特利带着封印石独自避难。

莱克希尔大概是因为体质差,被追上了;罗赛可为了让弟弟迪洛亚成功逃脱,也被抓住了。
两人被关在了一起。受审前,莱克希尔提醒罗赛可千万不要把组织的情报说出去。
“冥河”的人过来后,罗赛可那边十分硬气,带着一身伤还疯狂开嘲讽;结果,莱克希尔那边,还没问他,他就坦然一句“我想直接和你们的头领谈”。
罗赛可差点就能掐死莱克希尔,只是在他成功前,守卫把他拽开按在地上了。

“我知道你的担心,毕竟小道消息说我总会在最后一刻反水。但那只是因为我之前的‘合作伙伴’能力不足、给不了我想要的。不过,我相信,如今的‘冥河’一定有实力好好利用我——身为‘冥河’统治者,你也该自信点,不是吗?”

总之就是一堆瞎扯强行合作。
莱克希尔提的第一个要求是“让追拜特利的士兵回来”,原因是“我们已经在交往了”。
作为交换,他告诉“冥河”,拜特利只是个诱饵,封印石其实是被汐带走了、还有斯卡娅看护,顺便交代了一下两人的“吞噬”特性,好心提醒不要让士兵冲上去给那两人做灵力补给。

之后的剧情没有细想。毕竟是一部长篇的内容。

临近结尾时,莱克希尔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。依旧是“我想要你的命”。

莱克希尔:我回来了。
罗赛可:你还有脸回来?每次都是不打招呼就入戏,搞得我很尴尬啊?
莱克希尔:你还想让我提醒你?我们几百年的相处都处嗜血魔身上了吗?

战损索大概是不会有的了(…)
那么有人想写索在那儿哭莫(…)

身处绝境、残存的正常精灵的情感复苏,但他还是在泪水涌出前曲指抹去了这份情感,并微笑着向对手们、向自己轻声解释,“鳄鱼的眼泪”。

【捣烂标题再倒掉】

唔这里是…木炭…
这算是吞了刀之后吐出的碎片吧(…)
我木中绳•木炭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把tag参与刷到200(…)
但我怂,所以只能祝开心了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男体索,女体谱,一闪而过的暗联
掌握混沌前索是黑发,混沌后是白发
私心索谱
对人物形象不熟悉,欢迎捉虫←
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 索伦森又看见谱尼闯进混沌核心了。她这个月出现得很频繁。
     紫色眼睛的“神灵”快步走来,轻而急的脚步声传遍空荡大厅,最终在后殿止住——索伦森就坐在地上,抬眼望她,什么都没说。
     “快到决战日了。”谱尼便先开口道。
     索伦森看着她提起裙摆、极为自然地挨着自己坐下,“我知道。”他以自己没想过的平静答道。
     他记得“决战日”将至,但他不确定这会是同谁的“决战”——是与失去“圣光”的联军,还是与那难逃一战的大暗黑天,亦或是与被混沌扩张引来的新的“英雄”?
     “那你为什么还在摆弄这些手偶?”然而,这份坦然没能感染谱尼,她抓起索伦森的手,指着那小巧的“圣君”,皱眉笑问;索伦森低头打量自己手上的“圣君”时,她则套上了一旁的“魔君”手偶,边用拇指拍着小小的胸膛,边压低了声音:“‘我其实是在模拟作战’?”
     蓝色眼睛的“圣君”忽然抱住了黑色头发的“魔君”。
     “有你在,我还要为‘决战日’做那么多准备吗?”索伦森用拇指抚摸着谱尼的手背,柔滑布料在摩擦间发出细微碎响,所有的,都让人听得很清楚,“还是说……即使已经这样了,你还是会弃我而去?”
     面对质问,谱尼捏起指尖,白洁的手滑出、只留手偶被索伦森抓住:“你是指我接受了混沌的事吗?”她缓缓铺开灵压,尖端染红的翅须从金色长发下漫出,周身凝实灵力将襟袂与发丝托起,露出浅淡的红色纹印。
     那双眸中的亮紫色变得更加鲜艳、逼真。
     在殿门前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模糊身影。索伦森对此没有丝毫察觉般,任他走到自己身前、又突然单膝触地,一对宽大的黑翼也近乎贴伏在地:“主上,绝没有谁会弃你而去。”
     “伊兰迪……”索伦森套上另一个手偶,“魔君”的小手按在了面前那人的头上、轻揉起来,记忆中的柔软触感很让他怀念。
     随后,余下四道黑影也从殿门后现身,熟悉的面容依旧刺痛着索伦森的心口——如世人所想的、能量体冰冷的“核心”。
     这时,谱尼一手按在他膝上,探身过来、曲指轻轻刮过他的脸颊:他便一把抓住谱尼的手腕,低头用鼻尖蹭过对方颈侧的纹印;混沌之力从被压抑的神灵气息下渗出,他不禁闭上双眼,仔细分辨着这份渐近的灵力……
     而当他再次睁眼时,殿内的灵火已不再被风晃动——谁正举着薄被站在他身前,低头盯着他就要伸出的手,即使是背光,那具身体的僵硬线条也没能被遮掩。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他若无其事地将手放回扶手,重新闭上眼睛。但梦的确已经不能继续了。
     “魔君大人,我们与圣光联军的决战在即,”那人蜷起手臂,薄被跟着垂到了地上,随她的声音一起微颤着,“属下担心您像这样休息……不利于养精蓄锐。”
     在这里,索伦森是将与“圣光”一战。他稍稍抬起眼皮,凝神望着昏暗灵光下的浅影,几秒的沉默后,还是露出一丝微笑:“谢谢你的担心,洛刹。”
     “梦”常与“现实”相反。那么,既然“梦”已经醒了,他也该收拾好心思、去扭转“现实”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必须承认,我这样一个不看剧情的沙雕直男是带入不了魔君的(…)
我对他的理解很肤浅,觉得他前期是想证明自己、并获得苦难后的幸福,而后期更多的只是征服欲(…)
个人解释是,索一直知道自己是在做梦,梦里的“暗联”代表他曾渴望的“温情”,而“谱尼”会更像一份“证明”;不过这些仅供参考(ntm

《流淌》

唔这里是…木炭…
这么说…算是鼓起勇气发重发出来了
祝开心(…)

正篇
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

世界观补充
为人  为神  相为

我流谱尼,我流明翼
借景抒情(...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梦见自己向他告别了。
但最后我醒了。
=============

     身为能量体,谱尼本不需要通过“睡眠”恢复精力。但最近,他实在是太累了,即使明翼和其他战士还需要他的安抚,他仍是控制不住地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 没有隐入虚空、也没有设下防备,他就这么倚在隔离带的某个角落安静睡去了,丝毫不惮那些潜在的“危险”。
     而明翼找到他时,他刚巧醒了,神灵的气息逐渐散开,如那双平和的蓝眸般让人感到安心,“孩子,陪我坐一会儿吧。”
     明翼顿了几秒后才大步走去。他紧挨着谱尼坐下,似乎是很不习惯刚获得的翅膀,便一直闭口不言;谱尼也没有立刻开口,只是随他望向天空,并握住了他的手。
     “我做梦了。”终于,谱尼轻叹一声,垂眸低声道,“我梦见自己和奥斯卡告别了。”
     明翼还是没有出声,但他抬起另一只手、盖在了谱尼的手上。谱尼侧头对他微微一笑,随后便抽手、将他揽得离自己更近,那一直在颤的羽毛这才稍有停顿。
     “爸爸……”明翼却在这一瞬失了所有支撑,竟是直接倒进了谱尼的怀中;他把头埋在谱尼胸前、摸索着拽住了本是平整的衣襟,声音里鼻音渐重,“你最后也会离开吗……”
     “全知”的神灵沉默了。

有人看见我吗!!!有吗!!!!!
有人写战损吗!!!有的吧!!!!!

小脑洞,ABO索谱,O×A,设定里有车
虽然我也觉得这很蹊跷,但谁都说不准考试能把一个脑子有坑的人逼成什么样(…)

大概就是…挺雷,慎入吧
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♪♫

混索,男O;神谱,男A。

混沌圣光对决。索发情期,故意不用抑制剂,但因为之前抑制剂用多了,所以现在也不是特别敏感。
索带了Beta教徒参战,然而对面联军大多是Alpha。神谱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,他先是铺开信息素镇住了己方,然后语重心长(…)地对索说,要点脸,别把无辜的Omega卷进来。

索提议首领对决,神谱答应了。两人就进了结界,外面看不见。神谱被信息素影响,不是很在状态,混索处于发情期的劣势也就不那么明显了。
两人先是拼灵力,拼到最后结界内灵力不够了就换上武器近战。
打到最后混索体力不支先停了,神谱刚要乘胜追击,没想到混索突然把后颈上的胶带(?)撕了下来,信息素爆炸。
神谱的状态就变成了“莫挨老子”“万一被标记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”。
混索则是“别怂啊”“那就看谁先撑不住”。

我没想过过渡(ntm)

索:你想标记我吗?
谱:不想。
索:那还真是可惜…本以为能“互利共惠”一下,但现在看来,只能是我标记你了。
谱:(excuse me?.jpg)